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location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傳媒掃描
left
新聞動態
傳媒掃描

【中國科技網】國內首個開放出版轉換協議達成後,科研人員怎麽看

文章來源:中國科技網  |  發布時間:2020-08-21  |  作者:崔爽  |  浏覽次數:  |  【打印】 【關閉

 

  科技日报记者 崔爽 

  开放出版是开放获取(Open Access, OA)的实践形式之一。开放出版转换是面向新型学术交流模式所做出的重大改变,指达成转换协议的科研机构订购出版社的期刊后,该机构成员作为通讯作者可以在这些期刊上免费发表开放出版论文(以下简称“OA论文”),同时论文出版后能够立即被所有人免费获取,由此将现有绝大部分学术期刊从订阅模式转换为开放出版,并不再向作者收取论文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APC)。 

  2020年5月,中國科學院文献情报中心(以下简称“文献中心”)与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OUP)达成国内首个开放出版转换协议,协议期为2020年至2022年。该协议将支持中國科學院参加OUP期刊订阅集团的26家研究所及其科研人员访问OUP旗下三百多种科技类订阅期刊,并免费在这些期刊上发表一定数量的OA论文。 

  基于该转换协议,文献中心与中國科學院26家研究所原用于采购OUP订阅期刊的费用直接转换为资助开放出版的费用,作者发表OA论文无需自行支付APC。这种转换解决了机构和作者可能存在的双重支付问题,帮助作者省去自行支付APC的繁琐程序,并能使论文出版后立即被全世界免费获取,有助于增加科研成果的可见度和利用率,提高作者的学术影响力和公共资金的回报率。文献中心也将以本次转换实践为起点,促使中科院OA政策的更好落地,加强与国内外更多机构的合作,持续推进公共科研成果开放获取的深化发展。 

  中国已经成为发文大国,中国科研人员在国外期刊发表OA论文的数量逐渐增多,对OA的认知度和关注度也不断提高。据Web of Science统计,2015年至2019年SCI收录中国论文总数为?1,838,277篇,其中OA论文411,260篇,OA论文的发文总量位居世界第一。科研人员既是论文生产者,又是论文的消费者,因此作为学术生产、交流、传播和利用全过程的主体,科研人员的态度对OA的发展实践至关重要。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简称“昆植所”)是我国植物学和植物化学领域重要的综合性研究机构,拥有强大的专业科研團隊,优秀学术成果颇丰。OUP的部分期刊属于昆植所科研人员日常查阅和投稿发文的优先考虑范围,近年来,昆植所科研人员在OUP期刊发表论文的数量也相对较多。本次文献中心与OUP达成开放出版转换协议后,昆植所科研人员率先选择了将论文在OUP的期刊上开放出版,成为转换实践的一个良好开端。就OA的相关问题,文献中心对昆植所发表OA论文的牛洋副研究员和张荣博士后进行了访谈,也对中國科學院关注OA论文的其他研究所科研人员进行了简单采访,以期更深入了解科研人员对OA的看法。 

  談到是否經常向國外期刊投稿以及如何在衆多期刊中選中OUP的期刊,兩位科研人員均表示向國外期刊投稿較多。關于期刊選擇,會綜合考慮期刊選題和收錄稿件範圍與自己的研究方向是否一致,期刊的學科專業權威性及其影響因子。OUP旗下有一些高質量期刊均滿足上述需求,審稿和出版速度也較快,平時也會經常查閱。 

  牛洋表示,自己发表过OA论文。本次选择开放出版,是想借中國科學院与OUP开放出版转换协议达成之际,能让更多同行大众了解新的工作成果,“坦白地讲,我认为期刊的选题与自己的论文是否契合最为重要,是否提供OA论文选项是次要考虑因素。” 

  张荣同样表示发表过OA论文。“本次选择开放出版,其一是因为本篇论文是我目前完成最好的一项学术成果,希望发表在行业领域具有较高权威性的期刊,因此选择了OUP旗下国际生物系统学的顶级期刊Systematic Biology以开放出版形式发表。其二是希望通过开放出版,让没有订购该期刊的机构和个人也能免费获取我的论文,使其获得更大范围的传播和影响力,这是本次选择开放出版的主要原因。” 

  談到和之前非OA論文的發表方式相比,在投稿發表的操作流程中有哪些不同,牛洋表示並無太多不同,編輯和同行評審過程都相似,只是論文錄用後,需要爲OA論文出版選擇相應的OA許可協議。張榮則提出投稿時錄用後需要勾選OA論文的選項框,發表前需要支付APC。 

  談到選擇開放出版對學術成果和學術生涯的影響,牛洋給出積極反饋,他表示開放出版能讓更多同行和大衆更容易地獲取一手科研信息,有益于成果傳播。 

  張榮則表示應當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正面還是負面影響,取決于發文期刊的影響力及專業權威性。如果選擇在權威期刊發表OA論文,將産生便于未訂購期刊的機構和個人免費獲取,有助于學術成果快速傳播和提高影響力等正面影響;如果選擇一般的期刊發表OA論文,則有可能會因爲期刊中的一些論文質量不高,被人認爲是在用錢發論文,從而對作者産生負面的學術評價。需要說明的是,期刊的權威性與期刊本身是否OA沒有必然關系,在權威性較高的完全OA期刊上發表論文也會對作者個人産生積極的正面影響。所以,應當客觀全面看待開放出版,不應全盤否定。 

  牛洋坦言,自己確實聽過關于OA的負面評價,也認爲其中一些诟病確有依據。不過,OA只是一種出版方式,其本身與論文質量並無直接關系。非OA期刊的論文質量也同樣存在參差不齊的問題。一方面,在一些傳統的複合OA期刊中,OA僅是論文發表的一種選擇,並不影響同行評審和編輯過程,因此也不會影響論文質量;另一方面,也有不少質量很高的完全OA期刊。 

  張榮認爲一些負面評價主要針對某一些OA期刊,這些期刊確實存在論文質量低且APC收費過高等問題,他也認爲科研人員應該減少在這些期刊上投稿。 

  二人均表示,OA本身並無不妥,但由于目前某些OA期刊確實存在論文質量較差的問題,導致作者在發表論文時不願意選擇OA,既擔心導致負面的科研評價,有時也是因爲OA論文的費用較高。 

  “我不敢說開放出版在較近的未來會成爲主流,但我猜測其所占比重肯定會增加,這是網絡時代知識共享和傳播的大趨勢。”牛洋說。 

  “可能會成爲未來出版的主流形式。這是一種主動推動學術成果傳播的行爲,能夠減少信息交流傳播的經濟、法律和技術等層面的限制。”張榮表示。 

  谈及此次文献中心与OUP达成开放出版转换协议的意义,牛洋表示, OUP在众多学科都有不错的学术期刊,科研人员首先要选择与自己论文主题相匹配的期刊,在此基础上选择OA,无疑是锦上添花。协议达成的最大意义或许在于,能令更多中国科研人员了解和选择OA,并从OA中受益。 

  張榮則認爲這減少了作者的發表OA論文的費用支出,未訂閱OUP期刊的機構和個人也能免費獲取OA論文,促使學術成果的有效傳播。其中最大的作用還是在于減少了作者OA論文的費用支出。 

  談到圖書館老師在開放出版轉換過程中發揮什麽作用,以及OUP開放出版平台和培訓內容、方式的完善建議,牛洋認爲要“及時發布相關信息,舉辦培訓及答疑”,“這方面我所在的研究所做得不錯,之前發布過相關信息,在具體選擇OA協議過程中,一直提供幫助。建議不定期公布OA資助的剩余名額。一方面,我個人在此次選擇OA前曾有疑慮,不知是否還有名額,並擔心若無名額,會影響出版速度;另一方面,公布剩余名額也可以令更多科研人員了解此項合作協議,鼓勵他們選擇OA。” 

  張榮提出圖書館老師們都積極幫助協調溝通、處理OA論文發表流程中遇到的問題,希望給出清晰的在OUP期刊選擇發表OA論文的操作流程。 

  除對昆植所已經在OUP期刊發表OA論文的科研人員進行了上述訪談,文獻中心對中科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上海天文台參加OUP作者培訓的幾位科研人員也進行了簡單的郵件訪談,從中了解到,開放出版轉換協議目前不會明顯增加他們向OUP投稿的意願;如果論文已經被錄用,期刊提供OA選項時,影響其是否選擇OA出版的因素,主要是APC支付手續的繁瑣程度和APC費用的高低;論文是否OA,對自己的研究成果和職業生涯的影響沒有區別。由此可見,不同科研人員對OA的看法存在差異,中國開放出版轉換實踐還需要進一步深入了解科研人員需求,做好配套的宣傳培訓與服務咨詢工作,將OA政策落到實處。 

  接受文献中心采访时,OUP出版社开放获取出版经理Jude Roberts博士表示,中国的学术出版正在向OA持续转变,OUP和中科院签署开放出版转换协议是全球OA转型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OUP作为全球最大的大学出版社,拥有70本完全开放获取期刊,每年出版11,000余篇OA论文。目前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作者在OUP期刊发表OA论文,根据OUP调研显示,中国作者和全球作者一样,关心出版速度,希望自己的论文尽快被同行看到,同时倾向于在有影响力的知名期刊上发表论文。OA论文通常会有创新的方法实现快速出版,同时没有了获取障碍会有更高的阅读量和被引率,相信本次开放出版转换协议的达成,可以为中国作者在OUP期刊发表OA论文创造更多的机会,同时也向参与转换机构的科研人员提供高质量的OUP期刊库的获取途径。 

  附:如何在OUP旗下期刊發表OA論文 

  1.OUP期刊發表OA論文指南及培訓視頻 

  https://academic.oup.com/journals/pages/authors/production_and_publication/publication-charges/read-and-publish-agreements/chinese-academy-of-sciences 

  2.文獻中心與OUP達成開放出版轉換協議的期刊列表(即中科院26家機構作者可免費發表一定數量OA論文的期刊範圍) 

  注:由于期刊性質可能發生變化,具體受資助期刊範圍以OUP網站爲准。更多關于OUP開放出版論文發表問題,可關注OUP-CAS網頁:https://academic.oup.com/journals/pages/authors/production_and_publication/publication-charges/read-and-publish-agreements/chinese-academy-of-sciences 

  本次访谈由中國科學院文献情报中心赵昆华供稿,并获得了中科院昆植所圖書館杜甯老師、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趙晶老師和上海天文台賀姝祎老師的大力支持與幫助,同時感謝OUP李明燭先生和齊麟女士的材料提供和協調溝通。) 

  (中国科技网 2020年7月21日) 

  來源:http://stdaily.com/index/kejixinwen/2020-07/21/content_975401.shtml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25 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5000394號】
地址:中国云南省昆明市蓝黑路132号  邮政编码:650201    點擊這裏聯系我們  手機版  

原本山川 极名草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