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location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傳媒掃描
left
新聞動態
傳媒掃描

【中國科學報】孜孜以求的進“菌”者

文章來源:中國科學報  |  發布時間:2021-01-12  |  作者:張楠  |  浏覽次數:  |  【打印】 【關閉

 

 

  楊祝良在野外拍攝蘑菇生長。

  ■本报记者 张楠 

  有種調侃說,每個雲南人都是遊戲《超級瑪麗》中馬裏奧,視蘑菇如命,即使中毒也舍不得放下手中的筷子。

  为此,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东亚植物多样性与生物地理学重点实验室主任杨祝良,提出了“头上戴帽、腰间系裙和脚上穿鞋的野生菌不要吃”的通俗口诀,并于2016年编写《云南常见毒菌(毒蘑菇)》宣传画,与同行联合出版《毒蘑菇识别与中毒防治》。经连续数年的科普宣传,云南因误食毒蘑菇中毒及死亡人数均逐年下降。

  因長期致力于高等真菌多樣性及資源利用研究,楊祝良被稱爲“蘑菇先生”。他在創建世界牛肝菌科和鵝膏科新的分類系統、中國高等真菌分布格局成因理論的同時,也在成果落地、推廣上花了很多功夫,推動著我國真菌研究和食用菌産業快速發展。2020年度,楊祝良被評選爲全國先進工作者。

  緣起鵝膏菌 

  在蘑菇中毒死亡事件中,90%以上是由毒鵝膏菌引起的。

  “鵝膏科可食和有毒物種並存,易于混淆,致人死亡率高達九成。像灰花紋鵝膏,一個中等大小、重約10克的新鮮個體就可導致一成人死亡。”然而,楊祝良告訴《中國科學報》,“國內鵝膏種類豐富,其中哪些種無毒哪些種有毒,我們在開展研究之前並不十分清楚,這與歐洲毒蘑菇已了如指掌形成了鮮明對比。”

  1993年~1997年,在德国图宾根大学开展博士學位論文研究时,杨祝良获得了导师支持,开展中国鹅膏科真菌的研究,并在1995年专程回国,进行了系统、规模的采样,从此逐渐走进了野生菌的奇妙世界。

  第一次進青藏高原科考,生長于雲貴高原的楊祝良竟然在海拔3000多米處産生了高原反應,心率120次/分鍾。然而,楊祝良並不打算就此退卻:“要是不堅持住,以後永遠也不能站上世界屋脊,這會成爲我科研生涯中的短板。”

  幸而一周後,楊祝良身體逐漸適應。在1998年的這次科考中,楊祝良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草甸發現了野生菌。“一般認爲野生菌應該長在植被茂密的林下,可爲何出現在植被稀疏的草甸中呢?這本身就是很好的科研題目。”

  通過相關工作,楊祝良牽頭完成的“重要野生蘑菇的系統親緣、多樣性與新資源研究”、作爲第二完成人完成的“毒蘑菇識別與中毒防治”均獲得重要科學獎項,2019年又獲北美真菌學會唯一榮譽會員獎。

  攻堅牛肝菌 

  開展牛肝菌研究也並非偶然。

  “我的導師臧穆先生在1974年調到昆明工作時就發現,牛肝菌在我國雲南分布廣泛,種類繁多。我自己在研究鵝膏菌時,也積累了大量牛肝菌標本。2013—2017年,得到國家基金委國際合作重大項目的資助,利用更先進的研究手段,我們開始挑戰牛肝菌科的許多未解難題。”楊祝良說。

  過去,前輩們只能依賴形態特征來解釋不同牛肝菌物種間的親緣關系,真菌分類學鼻祖、瑞典生物學家弗裏斯就曾說過,“對我來說,沒有比牛肝菌更棘手的了”。如今,楊祝良及其學生利用分子手段對牛肝菌科真菌的演化進行深入研究,揭示了該科演化規律。

  2014年和2016年,其團隊在國際真菌學主流期刊《真菌多樣性》上分別發表兩篇論文,首次構建了世界牛肝菌科的分子系統發育框架,對中國的32屬及100種進行精准界定,並糾正了一大批混亂的分類。這兩篇論文被國際同行評價爲“裏程碑式的工作”。

  楊祝良團隊8名博士研究生也在牛肝菌科不同屬各個方向的科學研究中得到錘煉。

  其中吴刚在杨祝良指导下,在5年时间内完成了面向整个牛肝菌科的系统发育等研究,研究成果获得国际同行的认可,如今他已成长为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

  十余年間,楊祝良團隊構建了全球牛肝菌科高級階元的分類系統框架,揭示了中國牛肝菌科真菌的基本特征和屬種多樣性。他與合作者發表了16個新屬和95個新種,分別占全球同期新屬和新種的47%和40%左右,領跑了全球牛肝菌科的系統分類研究。

  “要做得高明” 

  牛肝菌科和鵝膏科真菌都是具重要經濟價值的菌類。

  楊祝良猶記得上世紀末他剛回國時,研究室的一位老先生就說過:不要只做基礎研究,雲南生物資源豐富,特別是蘑菇這種應用性強的研究,一定要把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結合起來。

  楊祝良1963年出生于雲南省曲靖市,自廈門大學本科畢業後,學習工作的重心就回到了雲南,自然希望能爲故鄉發展做出更有實效的工作。

  “我們用真菌學的基礎理論來指導解決生産實際中的科學問題,用理論來指導實踐,並在實踐中完善理論,一定要做得高明——要能夠幫助、指導農民兄弟切實解決生産中的實際問題,提升食用菌栽培水平。”楊祝良說。

  通過十余年的不懈研究,楊祝良團隊選育獲得20余個羊肚菌高産核心種質,研發了菌株退化檢測的關鍵技術,解決了羊肚菌人工栽培産量不穩定的瓶頸問題,使出菇率提高20%~30%、種植周期縮短約50%,提出“春播夏收”“夏播秋收”“秋播冬收”等種植新模式,實現了羊肚菌大田四季高效的標准化種植。

  前些年,他們在雲南省深度貧困的貢山縣,利用該種植模式指導獨龍族、怒族40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1170畝羊肚菌,實現産業脫貧致富目標。迄今,該種植模式已在全國累計示範栽培16800余畝,幫助企業和農戶增收1.5億余元。

  “對于團隊來說,論文多少固然重要,但把自己掌握的知識或是研究成果轉變成經濟社會發展的一點動力,就更有意義了。”楊祝良說。

  《中国科学报》 (2021-01-07 第1版 要闻)

  來源: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1/1/359960.shtm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25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5000394號】
地址:中国云南省昆明市蓝黑路132号  邮政编码:650201    點擊這裏聯系我們  手機版  

原本山川 极名草木